吉林省優之華科技有限公司
產品搜索
友情鏈接
在線客服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六 :8:00-17:00
 聯系方式
電話:0431-8448-6988
傳真:0431-8448-6788
郵箱:sales02_yzh@163.com

高層多次提起南北車惡性競爭 合并將“1+1>2”

     

  10月27日,中國北車(6.45, 0.00, 0.00%)(SH.601299)及其港股(HK.6199),中國南車(5.80, 0.00, 0.00%)(SH.601766)及港股(HK.7166),以及南車旗下上市公司時代新材(12.18, 0.00, 0.00%)(SH600458)、南方匯通(19.05, 0.70, 3.81%)(SZ.000920),均于10月27日發布公告稱,因有重要事項未公告,公司股票停牌。

  這一系列上市公司的停牌行為,迅速被市場解讀為南車、北車合并重組的猜想。但針對市場的這種猜測,27日當天,上述數家上市公司的人士均拒絕透露進一步信息。10月27日夜間,幾家公司均發布公告稱,“擬籌劃重大事項”,“公司將盡快確定是否進行上述重大事項,并于股票停牌之日起的 5 個工作日內(含停牌當日)公告并復牌?!?/p>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證券機構分析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南車、北車一直存在合并重組的懸念,相對而言此次合并的主觀意愿比較強,達成的可能性較大,且鑒于海外競爭的優勢在于技術,合并將會以專業化路徑推進,或將以技術較強一方牽頭成立控股公司對技術和資產進行整合。

  該分析師甚至認為,目前南車、北車擁有的多個上市平臺不足以構成合并阻礙,合并后對上市公司利大于弊,料流通股股東難以反對。

  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夢恕也表態支持南車、北車合并。王夢恕認為,隨著南車、北車走向海外的步伐加快,之間的競爭也在加劇,在協商無法解決惡性競爭的情況下,合并為一家或可緩解這一矛盾。另外,合并為一家也有利于高鐵品牌效應擴大化。

  合并路線猜想

  南北、北車合并話題由來已久。根據媒體公開信息,早在2010年,國資委[微博]、鐵道部等相關部門就醞釀并論證了南車與北車合并的問題,但當時因發改委的反對而擱置。

  今年以來,合并傳言更是時有聲起,不久之前的媒體報道中甚至稱,南車、北車已經各自向上級主管部門提出了重組構想。

  對此,中國南車于9月4日發布公告,對上述傳聞進行了澄清,稱央企重組整合相關事宜由上級有關部門決定,截至目前,公司控股股東未接到有關文件。同時,公司及控股股東未就本公司和中國北車整合事宜向上級有關部門申報過相應方案。

  針對中國南車的澄清公告,一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采訪的鐵路系統人士指出,“合并是在集團層面進行,與各上市公司確實無關”,該人士還指出,公告實際上也沒有否認合并重組事宜。

  記者從國資委[微博]方面了解,按照央企合并重組的慣例,重組方案由參與重組的公司各方起草完成,然后交匯到國資委改革局,進行方案研討,如果方案沒能獲得重組雙方的認可,則無法進行到方案審議階段,因此方案細節之間的討價還價是最關鍵也是最漫長的階段。

  據接近國資委的專家介紹,國資委改革局人手有限,牽涉的事務又多,如果涉及到南車、北車重組,合并方案仍可能是在南車北車各自提交上來的方案基礎上進行協商改善。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南車的方案是“北車退市,南車通過增發的方式吸收合并北車,北車資產并入南車”。而北車的方案是“南車、北車成立一個由國資委管理的新集團,下轄兩個上市公司”。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證券分析師看來,無論采取哪種方式合并,此輪合并的重點在于專業化重組路徑,即將雙方在軌道交通方面的核心技術、資產和人員歸并到一家公司。

  在上述證券分析師看來,南北車原本就是一家公司,2000年原中國鐵路機車車輛工業總公司被分拆為中國南方機車車輛有限公司和中國北方機車車輛有限公司,并劃歸國資委管理,南車、北車兩大集團因此成為獨立的競爭對手。當時業務按地域劃分,南方的企業劃歸南車,北方的企業劃歸北車。

  “當時拆分時,只是按照地域進行區分,雙方的業務架構和技術都是相似,甚至是重合的,由此埋下了今后惡性競爭的惡果?!鄙鲜龇治鰩熤赋?,如果重新整合,則雙方在同一領域的技術和資產將有望進行合并,形成更有“拳頭”價值的技術產品,代表中國出征海外。由此看來,雙方的合并未嘗不是好事。

  在其看來,此時若要快速推進合并進程,有關方面很可能會在兩家公司上層架設一個集團公司,將南車、北車歸并旗下,然后再依據專業化路徑,對技術、資產和人員進行重新安排,隨后將不同類型的資產重新裝入不同上市公司殼資源中。

  1+1大于2的合并效果

  王夢恕認為,南車北車合并一事是正面且積極的,應該予以鼓勵,因為多年來中國企業在海外競爭,甚至互相進行價格傾軋,已經不僅傷害彼此企業的利益,也在一定程度上傷害了中國企業形象,損失慘重。

  本報記者在2013年曾獨家披露過中國南車和中國北車在阿根廷惡性競爭的情況,當時,中國南車以127萬美元/輛的價格,超低價地甩開中國北車及其他中國企業,先后獲得了多筆阿根廷地鐵的訂單,但這一搶單事件引發了連鎖反應。

  實際上,南車、北車兩家公司前后已經在海外多個市場引發價格競爭,最近兩年來,相關政府高層先后在不同場合多次提起兩家公司價格競爭事件,并希望中國企業在海外拓展市場時引以為戒。

會員登錄
登錄
我的資料
留言
回到頂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